新闻中心

兰州庄园牧场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4月,是集奶牛养殖、技术研发、乳品加工、销售为一体的专业化乳制品生产制造企业。公司于2015年10月15日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股票代码01533.HK,股票简称“庄园牧场”,于2017年10月31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上市,股票代码002910.SZ,股票简称“庄园牧场“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企业新闻

可控奶源与牛奶安全

【字体:
发布时间:2011-10-11   作者:   来源:   阅读量:0

  牛奶,从来没像今天的这样牵动大众的神经,作为每个家庭每天必须的食品,牛奶以在食物链中不可替代的营养地位从未动摇,消费者今天怀疑的不是它的这些,而是它的安全性,这个看似有些矛盾的现象却是事实。怎样选择安全的牛奶,怎样喝到好品质的牛奶等等这些原本简单问题依然是今天消费者所要面对的难题。乳业多年无序发展和业界乱象让消费者对牛奶既爱又怕,长期的积弊已使这个行业完全跌入了公众信任低谷——这一切,不是牛奶的错......

  “做好乳品很简单,首要是每个厂商良心不歪和有高度的责任心,当然,养殖环境、可控的奶源、加工环节是好乳品的前提”甘肃奶业协会长马红富简单地话概括了高品质乳品的全部。

  马红富目前是甘肃奶业协会的会长,同时也是甘肃最大的乳品企业兰州庄园乳业的掌门人,看似简单的一句话让他为之奋斗了10多年,兰州庄园乳业也凭借多项指标全优的成绩连续多年坐上了甘肃乳业第一的宝座,产品受到消费者的信任与喜爱。一个靠质量和声誉赢得消费者的地方企业,面对乳业的后三聚氰胺时代,面对不断吹起的牛奶概念之风,面对乳企巨头们再次席卷而来的强势规模覆盖,庄园一直用自己的发展模式告知消费者:什么是好牛奶。
 
  可控奶源与牛奶安全

  可控奶源——牛奶安全的关键  

  甘肃省榆中县三角城镇,伴着早霞的晨曦,奶农张建国开始了每天按部就班的喂牛工作,20多头奶牛何时喂草、何时喝水、何时挤奶,“都是定好的”,虽然他对给奶牛放音乐感到好奇,但他早就开始学其他奶农给奶牛放自己叫不上名的音乐,“听音乐产的奶质量高”张建国说。

  与张建国相隔300公里外的甘肃临夏黄泥湾村的马树信是“伺候”着300多头奶牛的小牧场主,所不同的是他所养的奶牛全部是半饲半牧的状态。这里是甘南牧区的重要组成部分,牧场场气候适宜,水草丰美,是牛羊的天堂,放牧是当地主要的养畜形式。马树信的奶牛一年中的一半时间完全是无人看管的形式牧养。“只有挤奶的时间回来”马树信说。牧养奶牛一直被业界认为有诸多优点:牧养成本低,畜体强壮健康,虽然产奶量相对较低,但奶质品味非常高。

  张建国和马树信都是庄园乳业的签约养殖户。早在2006年张建国就和庄园乳业签订了供奶合同,从此他将自家的全部山坡地种上了紫花苜蓿,“彻底变成了奶农”。现在全镇和他这样的奶农很多,养殖100-200头的大户比比皆是。同样,马树信在几年前也加入到庄园的麾下,因为是牧养的奶牛,其奶质价格相对圈养牛奶稍高,再凭着大规模养殖,他已经成了当地富人。

  分散养殖,统一管理是庄园乳业对奶源实施有效管理的模式。庄园奶源部的经理胡泉和技术人员每天分头来每家养殖户“视察”,主要看奶农是否规范养殖外,还要指导奶农交流养殖经验。作为奶源部门负责人,胡泉对奶牛的养殖环节都了解得非常仔细:草料精细搭配、奶牛疾病防控、奶质化验分析等等凡能对牛奶产生影响的环节他都要做到心中有数。“牛奶里的各项成份在第一次化验时就会检测出来,现在如有三聚氰胺,三分钟就能知道”。胡泉说。

  三聚氢氨事件发生后,庄园乳业花了近千万购置了进口的检验仪器,“当时确实感到太贵,很心疼,但花得也值。”   

  经过多年的养殖经验和技术指导,庄园乳企的奶农都有一套早已掌握的饲养手册,上面有图文并茂的细节指导——给奶牛放音乐就是现在每个奶农每天要做的事,这是以前奶农们闻所未闻的。至于“三聚氰胺”,几乎所有奶农事发以前没有听到过这个名词。“那是昧良心的事,再说庄园的各项制度特别严格,检验合格才会收奶,也没有人去冒那个险”,奶农张建国说。  

  “科学规范的养殖是保证牛奶的品质重要环节,如果在这个环节上掌控不好,后面的努力都是白费”。胡泉说,在养殖环节庄园已经投入了“巨额的成本”。据悉,从2009年开始,庄园乳业已投资2亿元,在兰州、定西、平凉、天水等地的15个县的20个行政村建设了20个标准的庄园养殖厂。

  牧场——乳企崛起的基础

  “得奶源者的天下”,这是乳业界的禅语,但是三聚氰胺前部分乳企却将它念反了——先取市场,后得奶源 。于是奶源基地的建设在一段时间被部分乳企置于无足轻重地位,这样的结果是到消费者餐桌上的牛奶“奶不够水来凑”,直至用人工蛋白添加的“三聚氰胺 ”事发。资料显示:2008年前,国内某大品牌乳企,年需原奶1100万吨,但只有100万吨原奶来自自有奶源基地,所以奶源质量失控就不足为奇了。   

  根据2008年国家发改委出台的《奶源整顿和振兴规划纲要》中提出:到2011年10月底前,乳制品生产企业基地自产鲜乳与加工能力的比例要达到70%以上。2008年7月17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联合发布的《乳制品工业产业政策》明确乳制品工业必须要有可控的奶源基地,改(扩)建项目可控奶源生产鲜乳数量不低于原有加工能力的75%......

  很明显,自三聚氰胺事发以后,国家也意识到可控的奶源对于牛奶安全的重要性,而这些,庄园乳业在成立之初就已经在做了!   

  被称为全国六大牧区之一的甘肃省,地处被公认为全球最佳牧业区的北纬40度线左右,终年日照时间长,草料天然洁净、少有污染并富含营养,在这样得天独厚的畜牧条件下,甘肃畜牧业大省的美誉一直未有旁落,并且以所产乳品品质高而备受欢迎。庄园成立之初,就已经开始乳业基地的建设。

  “这将彻底改变甘肃‘畜牧业大省,乳品业小省’局面。这些地方益草益牧,有独特的养殖条件,奶源质量绝好,可高质量保证乳品品质”甘肃乳业协会会长秦小银会长这样认为。

  三聚氰胺事发后,消费者对乳品有了一次重新的认识,乳品地缘优势显现出来。一些地方品牌的牛奶被消费者接受。与知名品牌销量剧跌相比,地方品牌的乳品在三聚氰胺事件后业绩大幅上升。“这与地方品牌长期注重奶源建设有很大关系,庄园不但有自己固定牛奶养殖场、签订合同的奶农,还有完善的配套措施:草料、检疫、质检全部在自己的监控范围之内,而且牛奶是一种快速的城市消费品,它的品质固然很重要,但它的生产、投放的距离不能拉得过长,这就是地方乳品逐步被消费者认可的原因”庄园副总闫彬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如果每个乳企在创建之初都建立了自己的奶源基地再加上监管得力,三聚氰胺事件就不会发生,行业信誉也不会像目前这样糟糕”。

  好牛奶要让人看得见

  荷斯坦奶牛什么样子?牧场如何机械化自动挤奶?什么是现代化的乳品加工生产流水线......对于天天喝牛奶的都市人来说这些是全新甚至是陌生的,如果因为一杯牛奶的营养和安全要让消费者专门了解这些,实可未必。但在看见很多消费者对一个好品质牛奶也有怀疑时,庄园乳业营销部经理冯军有些坐不住了,他开始做起了这样的工作:组织感兴趣的消费者定期免费到庄园参观。“从2008年开始,我们组织的参观者已达1280人,我们组织学生去临夏的牧场看草地上的牛群,看机械自动化挤奶;组织老年参观榆中厂区瑞典利乐生产的自动化流水线,中国人都有眼见为实的心理,参观后,很多消费者对庄园乳品的忠诚度提高,”。冯军说,除过学生和老年人外,他们从去年开始把组织对象主要放在年轻消费者身上,“因为年轻人是牛奶的非主流人群,再说庄园也有很多产品是针对中青年消费群的,我们要让每个人喝上庄园”。

  现代化的挤奶设备往往最能一起参观者的兴趣,在庄园的各大牧场中,奶牛和圆盘式的挤奶设备看上去配合自如,通过设置的特殊走道,奶牛会很自然地站在挤奶台上,经过乳房消毒,吸奶管准确吸走牛奶,吸奶设备完全模仿了牛犊的吃奶过程。冯军向参观者介绍:通过挤奶设备,牛奶在端上消费者餐桌之前的所有环节是在完全封闭过程中进行的,并且每个环节都有严密的监控,所以在安全性方面,散装牛奶存在的严重的安全疏漏。

  新鲜,是牛奶的首选

  新鲜是衡量牛奶营养的最重要指标,也是消费者的首选理由。

  上午10点在养殖小区全自动化挤奶——经过化验分析——送往车间加工——分包出厂送往销售终端,整个过程只需8小时!晚上6点消费者就能喝上鲜奶,这是庄园乳业在2009年推向市场的爱克林巴氏奶的整个流程。

  巴氏奶——即巴氏杀菌奶,采用72-85℃的低温灭菌法灭活牛奶中的有害菌,对营养物质破坏少。保留有益菌群,能充分保持牛奶的营养与鲜度。

  巴氏奶在发达国家占据了牛奶消费的主流,而我国正好和这一惯例相反,但是随着我国消费者对牛奶认识的提高,巴氏奶开始受到欢迎,庄园乳业准确判断了这种消费趋势,在2009年3月,庄园迅速向所有销售终端配备了冷藏设备,庄园巴氏奶自然地被推向消费者的餐桌。“每次推出的新产品,都是很紧跟国际消费前沿的产品,”甘肃省奶业协会秦小银秘书长这样评价庄园。

  “我们有明显的优势让消费者喝上最新鲜的牛奶。庄园离自己的奶源和消费者都很近,当天产的牛奶加工后在当天就会送到消费者的餐桌上,从而节省了从奶源到加工再到消费者手中的很多时间及环节。这就意味最大程度保证了牛奶的新鲜度。庄园乳业牧场距我们的中心消费区一般不超过100公里,最远的不超过500公里,刚好处于鲜牛奶最合理的储运半径内”。庄园的奶源部胡泉经理向到访的媒体记者强调:庄园乳业采用国际通用的“冷链控制法”,即从鲜牛奶挤出到生产、贮存、运输、销售全过程均在低温条件下进行,保存期最长可达到7天。“只需8个小时。保证您喝上最新鲜的庄园牛奶。   

  乳产业链条上的利益分配不容忽视

  庄园的合同签约奶农,在奶价低谷的时候也能保证牛奶被收购,而且在年底是会有一定的分红,这是庄园保证奶源供应的重要一环。 

  当下业界一般公认乳业产业链上三大环节的成本的比例是6:3:1。也就是养殖环节、加工环节和销售环节的比例,但在利润分配上却完全颠倒了。变成了1:5.5:3.5,利润环节比例的失衡派生诸多的问题,也使整个产业链条变得扭曲失衡。长期以来奶农的利益被弱化和侵害,而乳企巨头们忙着市场营销,消费者的选择在所谓大品牌光环的掩饰下只有盲从和跟风。

  奶牛养殖周期一般是3至4年,奶农的养殖积极性一旦受挫,就会开始整体大量减少奶牛存栏数量,如再想恢复中间就要3-4年的过程,由于这种养殖周期决定的特性,再加上对食品安全性高度重视,国外的乳企都有自己可控的奶源基地,这也是西方国家乳企百年的发展经验。相对中国乳业建立自己养殖基地的乳企寥寥无几。“这是我国乳业最大的弊病,没有与自己利益绑到一起的奶农,一旦市场有变化,就会将风险转嫁到奶农身上,乳企和奶农不能一荣皆荣,但会一损俱损,这就是产业链上利益分配失衡的结果。庄园乳业很好地平衡了养殖户在整个利益链条上的利益分配问题。庄园乳业+奶农的养殖模式应该是所有乳企的坚守的模式”。甘肃农业大学甘伯仲教授对庄园乳业发展模式大加赞赏。  

  
  责任比天大 

  有人用“庄园模式”来定义庄园10年之路,业界则归结为庄园的决策层“懂国际惯例”。秦小银还认为“庄园模式”更是建立在高起点基础上和完善系统建设上的结果。因为起点高决定了庄园品质,内部体系完善决定了庄园工艺的科学规范。    

  出乎意料,庄园的决策层认为这两者都不是决定乳品品质安全的决定因素,他们认为,好的硬件和软件固然是保证品质的不可或缺的部分,但是要做好乳品靠的是企业家的良心!“这份良心是取决于企业家对公众担负的责任。乳企要把对公众担负的责任视为比天还大”。马红富说。